????开阳学宫之中,此刻注意到张御、唐驰二人即将斗法的并不止那些学子,包括吴常在内几个身为教长的玄修,也是第一时间留意到了玉璧上面的变化。

????吴常这时坐在居处之中,他两边玉璧的之上各有一道人影浮现出来,皆是一身修士的装束,其中一人道:“吴道友,李道友,你们怎么看这一战?”

????另一人摇头道:“那位张道友不该答应这一战的。”

????吴常没说话。

????尽管他们不喜欢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的唐驰,甚至恨不得他败亡,可心中却并不认为唐驰会输,毕竟他们对于海外修士的印象,就是神异力量尚可,但是斗战手段欠缺。

????而唐驰是他们的老对手,他们非常了解这个人有多难缠。

????吴常这时忽然道:“开始了。”

????此刻张御和唐驰两人站立的地方,周围那些金玉方台处忽然传来一阵阵沉闷的震动声响,而后一座座向地下沉了下去,给两人空出了一片足有六里方圆的空地来。

????实际上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玄修来说,这样的空间是完全不够的,只消一个飞遁,就能离开这个范围,不过他们也明白,这已经是学宫给予的最大限度了。

????唐驰满含微笑,表情看去似是相当轻松,其实他在见到张御那一刻起,就已是把“金命”给放了出来,并在说话时就在那里观察着张御。

????不管是不是处于斗战之中,他都会尽量去的了解对手。

????不过在张御把心光放出来后,他脸色微微一变,金命那里传来阵阵警兆,这说明张御于一瞬间爆发的神异力量已然凌驾在他之上。

????他也不敢大意,心下一唤,背后忽然浮现出一个模糊而庞大的身影来。

????这是一个半人半蛇的东西,但是嘴上长着一条分叉长舌,直接拖到了胸前,在那里晃动不已。

????这是他向浑章修士求来的最为适合自身的观想物,名为“歧舌”。

????这个怪物这统合了他身上所有的小印,符合他自身的心意和性情,并能完美发挥他的力量。

????“歧舌”是通过“口印”、“意印”这两个神异器官来进行战斗的,它的神通在于能“大言欺己”。

????一般来说,只要通过歧舌告诉自己能做到什么事,若不是层次相差较大,那么他就可以做到。

????他此刻告诉自己,自己的心光力量将强过对手,但是“歧舌”很快告诉他无法做到,他立刻退而求其次,再次告诉自己,自己的心力将与对手持平,可是仍然遭遇到了失败。

????于是他继续降低要求,认为自己的心力将仅次于对手。

????这是一个非常模糊的界限。

????所以这一次,他成功了。

????他的心力于瞬息间凭空提升了一层次。

????而张御这一边,他虽然没有类似“金命”的观察者,但是他拥有过人的感官,同样也有自己的观察方式。

????他见唐驰一开始距离自己较远,而且主动出击意愿并不强烈,就猜测其人若不是擅长远攻,就是一个喜欢把战局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。

????对于这样的人,他一般的选择就是速战速决,故他意念一催,手中的蝉鸣剑化一道如电霹雳,直接轰了出去。

????唐驰之前看到张御携带长剑,就推断过这很可能是一柄法器,虽然用法器的玄修不多,可也不是没有,故也是做了一定的防备。

????可是等到真正见到剑光时,他却眼瞳一凝,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手,

????那剑若疾光惊电,倏忽杀至!

????这一刻,哪怕不用金命的告知,他也是知道,这一剑根本无从躲避。

????所幸身上心力方才有所提升,他立刻告诉自己,自己拥有抵挡这一剑的力量。

????这一次回应亦是成功。

????而意识间的交流无比迅快,在飞剑即将轰在他身前的时候,身上心光已是及时作出了反应,于一瞬间化若流光,遮挡在了前方。

????轰!

????两个不同来源的力量强烈碰撞,霎时激起了一道铺满视界的的光亮,随后就是轰雷般的震爆之音。

????那些新入学的学子看着玉璧之上反照出来的刺目白芒,耳边听到那自远处传来的隆隆震荡之声,都是脸色有些发白,这就是修士的力量么?

????实际上不止是他们,就是一些在学宫待了几年,并拥有披甲资格的学子,也是一样吃惊于两人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力量。

????唐驰在接住剑光一瞬间,就通过“金命”开始推断张御下一步有可能会采取的种种动作,并且于心下做好了各种应对反制的后手。

????只是这一切,都是建立在他自己过去的战斗经验和已知章印之上的,“金命”也只能根据这些去判断,若是超出他所知晓的,那就无法囊括在内了。

????不过他觉得张御方才从外海归来,就算懂得一些偏门大印,也不会有多少,他自忖是能够及时作出反应的。

????然而下一刻,等待他的不是什么神通变化,而是如疾风骤雨一般的剑光轰击。

????只是一瞬间,两人的心光就相互撞击了数百次之多。

????开阳学宫的上空,不断回荡着震天动地的沉闷鸣响。

????张御之前在与惠元武斗战时,对于那迅快暴烈的攻击印象很深。

????虽然在东廷时,无论是雅秋女神和朱阙都能爆发出这样的攻势,但从力量和效率上,就远远不如惠元武了,其人每一拳都是都是精确无比,且都是有其目的所在的,而不是单纯的力量发泄。

????他很欣赏这样的方式,既然第一剑已是试出了唐驰的心光力量不及自身,那么自然要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点,不去给对方出招的机会。

????此时通过玉璧观战的那几名玄修都是露出了吃惊之色,这样纯粹的心光碰撞,可是很不多见的,修士斗战一般很少用这样的方式,一般都是通过神通变化取胜的,是战斗智慧和经验的比拼,而不是依靠蛮力。

????可偏偏眼下唐驰却是被逼入了这样的窘境之中,从表面上看,他的心光显然是不如张御的。

????李姓修士道:“这样下去,说不定能赢?”

????吴常却是盯着玉璧,道:“没这么简单,唐驰和我们不一样,他的根本从来不在于什么神通变化,只要无法一击杀死他,那么结局就很难说。”

????他考虑了一下,道:“如果那位张道友只有眼前这些手段,那么随着战局的拖延,他的赢面将越来越小。”

????此刻场中,唐驰面对剑光轰击,他并没有站在原地,而是不停的场中飞遁挪移着,试图躲闪,但是那剑光总是能够及时跟上来。

????他此刻也是无奈,只要这剑光攻击不停,那么他就只能处于被动防守之中,被迫与对方进行心力的比拼。

????虽然作为守御的一方,他的心力消耗要小于对手,可是金命告诉他,对方的心力强盛,无论是斗战的延续力还是力量的强度,都是远远超过他的,所以若不是设法扭曲局面,最后很可能他被先一步耗死。

????于是他迅速调整了对敌方案,把原来的一切变化都抛弃掉,而是回到了最根本的老路上。

????此刻他通过“歧舌”开始告诉自己,自己的实力比对方更为强大。

????歧舌主要用两种方式来对敌,一种是简单的欺己,就是单纯提升自身某一部分的力量。

????而另一种,就是在斗战之中不断告诉自己,己强敌弱,那么他的力量会由此一点点增加,如此只要他一直在战斗中存活下去,那么随着斗战时间延续,他也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,甚至达到真正超过对手的地步。

????而在他每一次斗战之后,“歧舌”会记住每一次的力量极限,在下一次与人交手时候,他就可以直接把自己力量送到这一个高度上,并且可以此基础继续往上推进。

????所以每一名对手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他的对手,同样也算是他力量提升的资粮。

????他通过“金命”估算了一下,在自身的心光耗尽之前,他足以把力量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高度上,甚至超过对手。

????当然,这并非是没有代价的,如果超出自身承负太多,那么斗战过后,他的神异力量和神异器官都会因此而衰退。

????好在这并非是永久性的损失,是可以用一定时日修炼回来的,代价就是付出更多神元,这也算是用透支未来去成全当下。

????因为此法对道途不利,所以在有选择的情况下,他一般是不会如此做的。

????可若是在遇到强敌时,能用这种方式来克敌制胜,他自也不会有任何犹豫,因为只有把握住了现在,才有可能去谈未来。

????张御虽然在那里遥剑相击,可他也在一直在观察着对手的变化,他发现唐驰的心力非但没有因此减弱,反而似乎在渐渐增强之中。

????尽管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的,但这毫无疑问是一种神通变化。

????假若这样的变化可以一直这么维持下去,那么一段时间过后,必将达到一个超出极限的高度,甚至超过他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????既然对方的手段仅止于此,那么他也不准备再等下去了,抬目看向唐驰,口中言道:“敕……禁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章节目录

玄浑道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蜜蜂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误道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误道者并收藏玄浑道章最新章节